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新零售頻道 >> 正文
單身經濟的密碼

  臨近春節,不少人在為搶車票焦慮,還有一部分搶到車票后更焦慮——回家過年,免不了遇到七大姑八大姨,她們關心的問題只有一個“你為什么還單著?”,過節變成過“劫”的恐怖片即將上映。

 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單身被歸為“個人問題”。但實際上,很多單身人士并不接受這個說法。他們認為,單身只是一種生活狀態,或者說是一種最小的社會結構,根本談不上是問題。

  前不久,韓國統計廳的一項統計數據顯示,2019年韓國有2011.6萬戶家庭,其中獨居家庭598.7萬戶,占韓國家庭總數的29.8%,并且首次超過已婚育有子女的家庭占比。

  請注意,韓國把單身列為“獨居家庭”。

  再看日本,早在2018年,日本國立社會保障與人口問題研究所就預測,到2040年,日本“單人家庭”數將占日本家庭總戶數的四成左右。

  日本也已經把單身列為“單人家庭”。

  在中國,最新的一個官方數據是國家統計局發布的《中國統計年鑒2018》,數據顯示,中國單身人口達2.4億,占總人口的比例超過17%。

  雖然無法確定這個數字中的單身,具體指的是哪個年齡段,但全球性的單身人群越來越龐大已是不爭的現實,而從商業視角看,“單身經濟”也已逐漸形成。

  不久前,零售君采訪了三位單身女性(70后,80后,90后各一位)。她們雖然不能代表龐大的單身群體,但她們的個人經歷,或許可以給我們帶來一些對于單身經濟的啟示和思考。

  單身群體是怎么形成的?為什么這個群體呈日益壯大的趨勢?這種社會結構的變化,會怎樣影響商業的發展?

  單著單著就成了習慣

  研究生畢業就留在上海工作的小荷(化名),過完春節就45了。曾經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情,卻在即將到達婚姻站時,因為戶口和房子而止步。

  在那之后,雖然戀愛一直沒斷過,但就是沒有遇到一個值得為之放棄自由的人。

  對愛情仍有希望,但小荷聲明絕不會因為年齡而降低要求。

  “我一直覺得,兩個人在一起是互相成就,如果在一起了以后,一個人的生活質量因為另一個人而下降,那么結婚也沒什么意義。”這成了小荷的至理名言。

  在中國,像小荷這樣從被動單身到主動單身的不在少數。他們往往擁有獨立的經濟能力,即便隨著年齡的增加,也不愿意將就著在一起。

  80后的袁媛(化名)是土長土長的上海人,家境優越,加上父母40歲才生下她,便成了全家的寵愛,她一直按照自己的方式成長、生活。作為“原住民”,袁媛沒有小荷曾經遇到的落戶、買房的壓力,她的人生信條是“只忠實自己”。

  也談過幾次戀愛,最長的一次合了又分,分了又合,最后還是在2019年徹底分了。“家族里離婚的也有好幾對,所以,結婚對我來講是可選項,不是必選項。”袁媛認為,“我不想去為別人負責,所以我只能把自己管好,不給別人添亂。”

  不過,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小荷和袁媛這樣選擇“倔強式”單身。喵喵(化名)在互聯網企業工作,90年出生的她過完春節就30周歲了,她坦言自己正在努力尋找另一半。

  2019年年初,她逼迫自己打破舒適圈,并給自己定了一個“KPI”—— 一年內結交4個新朋友。在這一年里,她參加了好幾場校友會組織的活動,經過一年的努力,年初的KPI已超額完成,但另一半還不見蹤影。

  “我倒沒有焦慮,一是家里人在這個問題上從來沒有給過我壓力,二是身邊單身的也挺多的。”今年,喵喵完成了另一件人生大事——在杭州買了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。

  有觀點認為,一個成年人要改變自己,一定要做兩件事,一件是減肥,另一件是學習。

  所以,剛邁入2020年,喵喵就給自己制定了一個規劃:每周運動1次、努力學習日語和游泳、增強溝通和演講能力。喵喵說,對待生活要像工作一樣進行規劃,因為這些是她自己可控的,感情則不是。

  波瀾壯闊的單身時代

  早在2011年,日本學者大前研一就曾在《一個人的經濟》一書中預言,隨著世界各國單身人口越來越多,這個群體將讓長久以來形成的固有的家庭結構產生質的變化,全球將迎來單身經濟時代。

  如今,大前研一的預測已經成了現實。不僅是日本、韓國,在我國臺灣地區,單身群體的數量也越來越龐大。

  根據臺灣地區內政部門的統計數據顯示,2018年臺灣30歲以上的單身人口已經超過600萬人,占人口總數近四成。其中,女性比男性多60萬人,40歲才脫單的林志玲或許就是一個佐證。

  那么,為什么單身的人越來越多?

  一個顯而易見的原因就是,經濟獨立能力的強弱成為單身趨勢發展的一個重要變量。特別是女性,經濟越獨立,生活也越獨立。

  譬如小荷,在金融公司工作的她本身有著可觀的年薪,再加上她擅長投資,2019年收益率在15%以上。這樣的經濟水平,使得她根本不需要通過另一個人來獲得安全感。

  “對我來講,依附于任何人,都不如憑借自己的能力獲得一項投資收益更靠譜。”小荷說。

  其次,一線城市本身就像一趟高速行駛的列車,節奏快,壓力大,閑暇時間成為奢侈品。而無論戀愛還是婚姻,最需要的就是時間。

  這就可以解釋,為什么以加班和壓力著稱的互聯網、金融等行業,成了“單身狗”集中的區域。

  在事業單位工作的袁媛沒什么工作壓力,單位離家也很近,但采訪時她仍然大呼,“最大的焦慮不是有沒有另一半,而是時間不夠用”。下班回到家,健身、學習、追劇、玩游戲,自我滿足的方式越多,時間就越少,哪里還抽得出時間談戀愛。

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關注公號:redshcom  關注更多: 單身經濟






北京单场彩 广西快十开奖结果今天 黑龙江36选7中奖结果查询 幸运28在线预测大白 龙江福利彩票36选7 鼎泽配资 福建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银行基金配资业务 刘伯温精选资料二四六 北京快乐8是正规的吗 北京pk10选号码技巧 福彩3d精准预测 山东11选5乐彩网 002550股票行情走势图 亓和彩一肖公式 河南11选5奖金 北京pk10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