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好公司頻道 >> 正文
OYO酒店遭遇信任危機 大量加盟商控訴稱其套路多

  “說好的全變了!”沈陽市OYO加盟商王先生在接受《證券日報》記者采訪時反復嘟囔。他怎么也想不通,自己與OYO酒店的合作關系怎么就在“蜜月期”后分崩離析。

  OYO酒店自2017年進入中國市場,瞄準當下創投圈中炙手可熱的下沉市場,通過資本的力量快速擴張加盟店,2019年6月份,OYO酒店推出2.0模式,為酒店業主提供每個月的收益保底。

  OYO酒店首席收益官朱磊表示:“中國有接近100萬家單體酒店,這些酒店業主經營自家房產,卻不知道怎么跟其他連鎖品牌競爭,所以我們給酒店業主提供收益保障,幫助業主運營。”

  沈陽的王先生就是這100萬家單體酒店業主之一,2019年8月份,OYO酒店沈陽分公司員工找到王先生,雙方洽談甚歡一個月內就簽署了合作協議。萬萬沒想到,矛盾自此開始。

  控價拉新

  2008年,王先生在沈陽大學附近開了一家小賓館,名為泓盛旅社,占地400多平方米,擁有20多間房,頂峰時期一年能收入45萬元,但是隨著市場環境的變化,他發現賓館的收入一年不如一年,正在一籌莫展之際,OYO公司進入他的生活。

  2019年8月份,雙方開始接觸,一個月內就達成協議,OYO公司給王先生承諾保底一年收入30萬元,即2.5萬元/月,而王先生將賓館的定價權和線上經營權交給OYO公司。從此,泓盛旅社更名為OYO泓盛旅館,成為OYO眾多聯盟中的一員。他告訴《證券日報》記者,“當時他們(OYO)承諾,在本商圈內不再發展其他業主。”

  “OTA(在線旅游平臺)上線后,我就傻眼了。OYO公司有獨特的控價體系,將原本售價100多元的房間和原本售價50多元的房間,改為統一售價28元-31元,還有各種優惠疊加,最低一次0.4元/間夜。”王先生表示,雖然這種控價模式并不合理,但是公司承諾兜底,所以也沒有過多干預。

  同時,OYO公司對原酒店業主有“拉新”要求,每個月至少要發展5個散客,通過掃碼注冊成為OYO會員,王先生的酒店原本有2000多名會員,通過這種形式全部轉為OYO會員。“公司承諾拉一名新會員給5元補貼,后來漲到8元,我們覺得都挺好,大公司也有信譽,既擴充了會員又讓業主賺了錢,一舉兩得。”王先生表示。

  此外,OYO公司要求王先生在第一個月交5000多元“爬坡款”,“這個爬坡款相當于押金,提前解約這筆錢就不退款了,簽約前并沒有說要交,后來提出這項款項時額度也不高,我就交了。”

  事實上,當時王先生也處于進退兩難的地步,“如果我不加盟,其他賓館加盟,就會用低價擊潰我。”

  同樣感受的還有福建的張先生,“OYO公司的工作人員說,我所處的商圈內有三家賓館,首選我們家,如果我不加盟,OYO去找別人家,那我家生意就會受到影響。”在“大公司”的誘惑下,張先生也妥協了。

  “說好的全變了”

  交了爬坡款后,麻煩接踵而至。2019年11月份,OYO運營人員向業主們發送了一封郵件,要求未能達到保底金額的酒店降低保底水平,并附帶一份全新的2.0酒店運營合規準則。

  《證券日報》記者拿到的這份全新的2.0酒店運營合規準則來看,OYO酒店對業主在九個方面提出要求,如果某一方面沒有達到相應的規定,則需要扣除相應的款項。

  比如,如果當月OTA訂單(OTA包括但不限于攜程、藝龍、飛豬、去哪兒、美團等)取消率達到20%,扣除當月保底金額5000元,并對酒店發出警告;如果當月OTA訂單差評率高于2.5%就扣除保底金額3000元,并對酒店發出警告。

  “線上是OYO公司全權經營,為什么考核要罰我們呢?”王先生并不認可這套新規則,“我們無權參與定價,房間的價格是根據大數據每天浮動的,有客人發現預定時價格高了,就會取消后重新定,這是很正常的行為,如果公司因為取消率扣業主的錢,業主只能規定預定后不許退房,那么差評率就直線上升。無論如何,都是業主吃虧。”

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搜索更多: OYO






北京单场彩 浙江体育彩票20选5走势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今 快手评论赚钱2元一条 多乐彩江西 乾鑫配资 北京快3路线 炒股杠杆收费_杨方配资开户 今天的四不像图肖图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走势图 黑龙江22选5开奖查询 乐牛配资 河北快3连线走势图 新疆11选5计划 股票基金是骗局 河北体彩十一选五app 今日股票价格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