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好公司頻道 >> 正文
裁員、解約、高管離職 OYO的故事到頭了?

  業主陷入“越做越窮”的循環里。

  石景源經營的客棧在廈門環島路,從客棧步行至海濱浴場大約5分鐘,是一個不愁客源的地方。       

  2019年9月,他與OYO酒店正式簽署合作協議,成為OYO酒店2.0模式下的合作伙伴。

  合作未滿2個月,現在的他正在爭取與OYO解約。原因是他發現跟OYO合作的第二個月,也就是旅游旺季的10月份,他的酒店收入為6627.54元。不到7000元。

  OYO酒店2013年成立于印度,于2017年11月正式進入中國市場。OYO的模式是對中小型單體酒店提供統一的裝修、系統管理和運營推廣等服務。目前OYO已是印度最大的連鎖經濟行酒店集團,估值已達100億美金。        

  用“瘋狂”兩字還不足以形容OYO在中國的擴張速度。據官方數據顯示,截止至2019年5月30日,OYO已與1萬家酒店合作。這個數字連首旅如家集團都無法與之相比,在首旅如家官網上顯示,截止至2019年9月,公司在國內運營4000多家酒店。這個數字覆蓋了高端、中高端、商旅型、休閑度假等類型。 

  數字的背后是混亂和瘋狂,合作酒店能隨意撕毀合作,員工貪污中飽私囊,公司為了簽約房間數不考慮收益,這些令OYO模式備受爭議。2019年5月,公司進而提出2.0模式,想以新的合作方式繼續擴張。該模式給出了“收益保底”這樣誘人的條件,保底是指OYO根據酒店的歷史收入,給業主支付每月保底費用。更簡單說,是給到業主“賺到錢大家一起分,賠的錢有公司幫你出”的誘餌。        

  但新模式僅過半年,已有不少業主向PingWest品玩表示,他們正爭取與OYO終止合作。他們發現OYO未經商討,單方面修改了保底金額,這令他們措手不及。此外,OYO以低價銷售房源,提升入住率卻不能提升收益,每月賬單上出現各種罰款項目,讓他們陷入“越做越窮”的循環里。        

  在PingWest品玩加入的2個OYO業主維權群里,已經涌入了400多人。他們的訴求一致: 與OYO終止合作,償還未付款項。        

  與此同時,11月26號OYO宣布原供給增長部門高級副總裁王平,升任首席供給官(CSO),王平是2.0模式的負責人。OYO聯合創始人Anuj Tejpal在內部信里表示,在4個月的時間內,王平在核心地區成功建立了2.0模型,每天可售客房數量超過20萬間。        

  在大批業主尋求解約的時候,OYO決定升任2.0模式負責人,像是在對外宣告對該模式的信心。但另外一方面,OYO卻降低保底和拖延應發款項。一名接近OYO的人士稱,引發此次降低保底的直接原因是資金不到位。        

  資金短缺誘發了一系列連鎖反應。        

  PingWest品玩獨家獲悉,OYO首席法務官伍小翠已經正式離職。她于2019年5月加入OYO中國,負責公司的法律業務,包括公司戰略性業務發展、合同管理、風險與合規治理體系及框架建設、政策宣導、糾紛解決和訴訟管理等。她在該崗位上呆了僅僅半年。

  同時,OYO已啟動裁員計劃,計劃正在悄悄進行。上海總部員工為此次裁員的重點目標。        

  OYO,依舊瘋狂和混亂。      

  強勢的2.0模式

  保底吸引了不少業主,但OYO做的畢竟是生意,不是慈善。在這個交易里,OYO換取的是酒店的運營權,全渠道的定價權和話語權。        

  在PingWest品玩拿到的合作協議中,OYO的強勢一覽無余。協議條款中就包括了,OYO代收酒店收入,有權從收入款項中直接扣除服務費;有權根據平臺管理成本變化,隨時調整管理費的收取比例;若業主要轉讓酒店,OYO享有有錢購買權等。        

  甚至明確了《合作協議表格》一經通過電子郵件或微信形式發送至有效地址,即視為通知已經有效送達;各類文件發送至《合作協議表格》上的聯系地址,無論是否簽收或是否因各種原因被退回,均視為合法、有效送達,業主對此沒有異議。        

  新模式讓OYO反被動為主動。過去的合作中,業主幾乎可以隨時撕毀與OYO的合作,但在新模式里,酒店收入直接進入OYO賬戶,雙方在每月8號進行結算。在OYO和業主的博弈里,OYO是毫無疑問的強勢一方。        

  即便協議不合理,仍有不少業主決定簽署。官方稱,目前已與超過9000家酒店建立了2.0合作關系,房間數量超過27萬。        

  石景源就是被收益保底吸引的,保底可均攤旅游淡季的損失,同時他也想從日常的經營里解放自己,有精力去做別的事。        

  11月,OYO不通知業主直接降低保底,石景源收到賬單才得知,自己10萬的保底,被降了2.5萬,僅剩7.5萬。扣除了各項合作費,和拖延發放的收益后,當月收入為6627.54元,不到7000元。客棧往常收入在12、13萬之間。此次修改保底直接越過運營經理,平日跟業主對接的一線員工也不知總部有此舉動。        

  石景源向PingWest品玩解釋,部分收益不能按時到賬,這會直接影響他們的經營。他的客棧每個月都要花4萬多的房租。不少業主都有相同的問題,如果款項不能按時到賬,他們就難以維持每個月幾萬塊的房租,最壞的結果不是倒閉,就是出售。        

  業主的抱怨很多。他們都在抱怨OYO降低保底,低價吸引來素質極低的客人,也完全無法理解賬單上出現的各類生僻的條目,比如“調整NRV金額”、“爬坡調整”、“收益泄露審計罰款”等。只要OYO想扣你,就能找出各種名頭。        

  可以說,業主從自己做老板,變成了給OYO打工。最初他們想要有跨國企業幫自己提升收益,現在他們只想盡快跟OYO解約。        

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搜索更多: OYO






北京单场彩 福彩3d开奖官网 辽宁11选五遗漏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 黑龙江11选5分析 浙江6+1开奖结果20037 北京快乐八开奖结果 时时乐上海开奖结果 二分时时彩官方网站 江苏体彩七位数 股票涨停后放量是好是坏 安徽11选5开奖一定牛 佳永配资 广东快乐10分助手 山东福利彩票app 好运彩手机版下载 隆平高科股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