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天下匯頻道 >> 正文
透視下一個10年中國經濟新動能

  希望這篇文章,在這個冬日,帶給您些許啟發和勇氣。

  從宏觀上,我對中國經濟的基本分析框架如下:

  1、中國經濟已經很確定地結束了自改革開放后長逾30余年的高增長,近年一直在一個大的箱體里調整,這一調整比人們預計的要長、要艱苦,歷史地看可能需要20年(大致是2010-2030年)。如果能實現自我超越,中國將成為現代化高收入經濟體,然后繼續發展,大致在21世紀中葉恢復到1820年GDP占比全球32.9%的水平。

  不是講大話,很多機構都做過研究。例如,2010年渣打銀行全球首席經濟學家李籟思團隊預測,到2030年主要大國的名義GDP占全球的比重將改寫為:中國24%,歐盟(27國)14%,美國12%,印度10%,日本3%。即使那時中國的經濟規模是美國的2倍,人均GDP也不過美國的一半。

  2、如果未來10年在箱體里不能突破,中國會落入中等收入陷阱。1960年全球有101個中等收入經濟體,50年后只有13個成為高收入經濟體,88個仍是中等收入經濟體。最重要的原因是,低成本優勢喪失后,無法通過創新實現更高的價值。

  3、所以未來10年何去何從至關重要。而且這是一個系統工程。

  4、中國的希望在于,今天的基礎條件更好了(硬件、軟件和新消費者結構),發展方向是向好的(如龍頭集聚、創新驅動、提質增效、善經濟、綠經濟),同時一些中國企業已經摸索出了行之有效的新路徑。

  我在調研中深感,中國經濟正從“粗時代”走向“精時代”,從“淺時代”走向“深時代”,從“老時代”走向“新時代”,一言以蔽之,方向是精、深、新。

  “精”是產銷精準,生產精益,服務精細,產品精美,等等;“深”是越來越走向底層的技術創新、知識創新、復雜創新,同時也越來越走向基層,普惠化下沉市場;“新”代表著新一代、網生化消費者的新要求。

  中國經濟能否轉型成功?要看創新力,要看精深度,要看高效率。

  如果沿著上述路徑演化,中國經濟必能龍騰天下,福澤人民。而一個自體強健、有自驅力、充滿活力的經濟體,增速不會偏離潛在增長率,甚至可能有意外之喜。

  上篇:中國經濟的新基礎條件

  中國經濟的基礎條件正在發生哪些轉變?這是下一個10年的基礎。

  主要談三點,即規模,水平,新消費者。

  規模

  大家都知道,市場規模大,有助于提升專業化分工效率,這是增長之基。我補充一個新看法,就是大市場(規模)加上差異化(類型),有助于容納更多企業發展,從而保持多樣性,并通過企業與企業間的競爭,提升效率和消費者剩余。

  前幾年到廣東華帝和寧波方太調研,發現它們的供應鏈很不同,華帝的供應商以珠三角為主,方太以長三角為主,并存不悖。今年調研PATH(平安、阿里、騰訊、華為),發現看起來不是一回事的它們,在智慧城市等N多領域都在競爭。阿里云很強,但騰訊云的季度收入已追到接近阿里云的一半,華為也把云服務視為信息化、自動化、智能化的“黑土地”,不容有失。阿里電商一騎絕塵,但面對美團點評和拼多多的崛起,也已抑制不了。多元化和競爭,益處多多。

  同時我們可以看到,中國的市場規模正在被品牌化、品質化、龍頭化、連鎖化,倒下來的主要是小散弱的主體。楊國福麻辣燙、張亮麻辣燙在全國分別有差不多7000家和5000家店(一個是舅舅,一個是外甥),楊的目標甚至是“全國開3萬家店”。河南開封人張紅超從在鄭州賣刨冰起家,他的新鮮冰淇淋-茶飲連鎖“蜜雪冰城”2018年底全國門店突破5000家,2019年又開了2000家。這三個品牌,很多人到今天都沒有嘗過一次。這就是規模化市場的力量。

  再說一下住。鉑濤酒店集團的16個品牌有6000家中檔酒店,更加下沉的尚客優開了4000家。華住集團創始人季琦最近宣布,他的目標是到2022年開到1萬家,覆蓋每個縣。他說,中國同時存在兩個市場,一是中等收入人群為主的4億消費升級市場,一是10億大眾市場(年收入低于8萬元的中國家庭覆蓋10億人口),兩個市場都很大。

  南京一年吃掉1億只鴨子,武漢一年吃掉30億只小龍蝦,中國還有50萬家奶茶店。就酒店而言,中國有81萬家酒店,2000萬間客房,但單間收入低,甚至不足百元,運營效率差,品牌連鎖化率只有17%(歐洲39%,美國70%)。10億大眾對價格非常敏感,能坐汽車不坐火車,能坐綠皮不坐高鐵,能坐高鐵不坐飛機,但長期看,這都是會改變的。

  中國市場的擴容,以及品質改善與升級,還是進行時,遠未結束。

  2018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超過38萬億元,光是住和吃的相關就業人員就超過2700萬(2017年數字)。2018年中國國內旅游收入5.13萬億元,過去24年年均增長17.7%,但目前中國的人均國內出游次數不過是一個季度一次。

  所以,不要懷疑中國市場未來的規模,無論是量還是質的意義上。

  水平

  中國經濟基礎條件的第二個重大變化,是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,其數字化、互聯網、電信、交通等基礎設施已達到相當高水平,甚至超過不少發達經濟體。當然,不少地方也搞了很多大而無當、勞民傷財或過度超前的政績工程(所謂“白象效應”),這些并不屬于我說的“新基礎”。

  到2018年末,中國4G用戶達11.7億戶,移動電話總數達15.7億戶,全國有24個省(區、市)的移動電話普及率超過每百人100部。5G也已啟動。中國高鐵營業總里程超過世界的2/3,鐵路營業總里程中的電氣化率和復線率分別達到70.0%和58.0%;公路密度達到50.5公里/百平方公里,農村公路里程中,通硬化路鄉鎮和建制村分別達到99.6%和99.5%;高速公路總里程14.3萬公里,世界第一。中國的港口、民航、郵政、快遞也有巨大變化,如果通用航空更開放,物流“最后一公里”更好解決,將會更好。

  這意味著什么?意味著中國的基礎設施,完全能支撐經濟活動的進一步發展,甚至已有些超前。基礎設施改天換地,線下線上比翼齊飛(線上如移動支付、微信、微博、短視頻、社交平臺等),不僅為產品從發達城市下沉創造了更好條件(這是拼多多、抖音、快手崛起的一個背景),也為現代都市圈更加集約的發展提供了可能(如“同城化”、“1小時經濟圈”)。

  1978年末中國只有193個城市(地級以上101個,縣級92個,建制鎮2176個),2018年末城市個數為672個(地級以上297個,縣級市375個,建制鎮21297個),且城市人口、占地規模明顯擴大,2017年末地級以上城市戶籍人口達4.84億,1981年至2017年全國城市建成區面積增長了6.6倍,城市內部和城市之間的基礎設施越來越暢順和無縫化。

  新基礎創造新機會。比如前面講到的品牌連鎖化;比如蔚來汽車這樣的新事物,在292個地級以上城市都有用戶,這是因為同步化的信息共享,可以創造產品的長尾效應;又如互聯網培訓、社交電商、短視頻的發展,促進了知識和消費的普惠,提供了低門檻創業機會。目前抖音上粉絲過萬的知識內容創作者已超過7.4萬名,其創作的知識內容在抖音日均播放量超過52.1億次。最近一年,超過1900萬人從快手平臺獲得收入,國家級貧困縣在快手的賣貨人數約115萬人,年銷售總額達到193億元。這些機會以前都是不存在的。

  基礎設施的便捷化,重塑了時空概念,會加速品牌企業的全國化布局和能力外溢。我剛去過武漢,小米武漢總部最近開園,目前員工2000人,80%為本地招聘,未來10年的目標是容納1萬人。雷軍說:“這只是一個開端,未來兩三年要落實超過130萬平方米的辦公室。”

  我在全國各大城市都看到龍頭企業在建第二總部、研發總部、營銷總部等等,大企業資源的“分布式配置”,和基礎設施改善是分不開的,異地同步辦公已經常態化。

  當然,新基礎設施并不是對所有產業都是福音。當一切在線,傳統的線下商業和服務注定會遇到沖擊。“銀行(服務)無處不在,就是不在銀行(網點)”,這是布萊特·金在《BANK4.0》中的觀點,他所說的其實遠不止于銀行。

  新消費者

  出生在1980年之后的7億多消費者,比之前的代際人群,有著更充分的細分,更個性化的主張,更高的審美和性價比要求,消費也更加社交化、碎片化、分享化、速捷化、情感化。這是互聯網原住民的一些基本特征。出生在1980年之前的代際人口也是重要消費群,但1980之后出生的人群消費更加活躍和新穎。

  前一段到佛山調研一家小家電公司,驚奇地發現小家電竟然有如此多的品種,如電燉鍋、養生壺、酸奶機、榨汁機、煮蛋器、加濕器、電飯盒、電熱爐、多士爐、打蛋器、電烤箱、切碎機,等等。光是一個電燉鍋,又有養生雙燉燕窩盅、蒸燉多能白瓷盅、湯香濃紫砂鍋、雙鋼雙燉電鍋、美味鮮湯柔燉鍋,等等。

  所有這些,都是通過互聯網和新消費人群互動,發現新需求,細分,再細分,超細分。由此又推動柔性供應鏈的形成。小家電新銳公司的營收和利潤增長遠遠快過大家電公司,每年都在30%甚至40%以上,它們的崛起在相當程度上是新消費人群造就的。

  新消費群體正在拉動新的供給機會。他們喜歡故宮以“國潮”風帶來的一系列跨界產品,喜歡嘗試炫酷的新事物,喜歡“新國貨”,喜歡種草和帶貨的直播網紅,喜歡個性化體驗,喜歡定制禮盒和明星定制款,喜歡寵物,喜歡“超方便”(如在電商超市訂購小籠包、豆漿、油條)。深刻影響新消費人群偏好的因素有:社交媒體(過去購物是知道自己要買什么,然后搜索和決定;現在是被社交分享激發,購買很多計劃外的產品),喬布斯開創的蘋果風尚(讓即使買不起的人也懂得什么是好設計),以ACGN(動畫、漫畫、游戲、小說)為代表的二次元文化,時尚,明星,音樂,視頻,IP,消費金融支持,等等。他們的消費觀念更加及時化和超前化了。

  2018年,中國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消費達711億GB,是2013年的56.1倍,5年年均增速高達123.8%。這里的一個啟示是,信息和內容消費先行了,經濟正在生產“由文化和內容所呈現的生活方式”。

  喜歡嘗新的網生消費人群,正在定義新市場和新規則。

  小結

  寫到這里,結論很清楚:今天中國經濟的基礎條件,是能夠支持高質量、可持續的新發展的。

  當然,要把市場潛力激發出來,需要很多努力。但除非中國人對生活的要求到此為止,中國大市場、新市場的威力還早著呢。

  上周四我參加一個奢侈品品牌舉辦的公益活動,得知中國幾乎所有的奢侈品品牌這兩年都增長得很好,都是雙位數甚至20%-30%增長。原因除了從海外帶貨不容易了,主要還是新消費者起來了,填補了上一代消費者逐漸退出的空白。

  奢侈品很有意思,這個市場的真正爆發,是在日本上世紀80年代富甲天下之時。日本人把講究調性的價值變成了身份標簽。中國消費者正在重演這一幕。

  順帶說一句,朋友告訴我,一個頂級奢侈品大牌在香港經營了30多年,今年首次虧損。可見市場還是需要一個穩定的環境的。

  下篇:中國企業的創新路徑

  任何企業的發展,都離不開時代的背景。通過上篇可以推知,今天中國企業的創新出發點,是以數字化和高鐵為代表的新基礎設施,以及新消費群體。而中國企業的落腳點,一個是好(高質量、精、深、新),一個是善(social good,重視環境、社會、治理、員工、利益相關者價值)。

  從出發點到最后的落腳點,中間就是路徑選擇。在最近幾篇“大視野”中,我已經談了數字化轉型、底層創新、圍繞新消費人群的商業模式創新,等等。

  這里再談三個方面,即創新的態度,專業化的創新,以及如何為創新進行投資。

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搜索更多: 中國經濟






北京单场彩 够力七星彩奖表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流通市场 36选7必出公式 炒股怎样融资·杨方配资开户 燕赵福彩排列七走势图 浙江20选5走势风采 pk10官网直播 江西11选5走势图 股市今日行情 二四六精选天天好彩挂牌 江西快三开奖时间 甘肃快3推荐号码一定牛 二分时时彩开奖记录 福建36选7开奖查询 炒股如何开户 开户需要